瑞士手表算不算先进制造
  来源:文汇报(上海)   时间:2014-12-11

瑞士手表算不算先进制造,当复旦大学长三角研究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在某讲座上向听众问起这个问题时,只举起了稀稀拉拉的几只手。然而这个有着200多年历史、某些部件还保持着纯手工制作的“老”产业,至今仍是瑞士的支柱产业,一块手表价值不菲。

在昨天由上海市科学学研究会主办的“文汇科技创新沙龙”上,张晖明仍然抛出了这个问题,他指出,在追赶发达国家的途中,我们容易陷入对技术盲目崇拜的误区,丢掉自身优势,在上海提出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今天,厘清创新含义,不让创新流于口号、形式尤为重要。


传统行业也能很“现代”

提到先进制造业,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电子信息、生物制药等“高端”领域,自行车、手表等传统制造业好像和创新沾不上边,甚至一度被产业升级所淘汰。然而,当我们走进世博会意大利馆时,正中央的黄金区域展示的却是一个手工制作间,两三个产业工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缝制一件西服,在工业流水线制衣大行其道的今天,意大利手工品牌的价值不但没有低,反而更高了。

与此相同的还有瑞士手表,张晖明说,当几十年前日本发明石英技术时,几乎让瑞士的机械手表产业濒临灭亡,然而瑞士人没有“移情别恋”,经过多年的沉淀,最终形成了独特的品牌特色。

“并没有先进制造和落后制造之分,只要制造业获得市场认可,就是好产业。”张晖明说,事实上,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一份统计材料显示,通常概念上的高新技术产业对经济附加值增长贡献率不超过10%,而具有很大创新空间的传统制造业,长期被人们忽视。

上海正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当年风靡一时的凤凰自行车、上海牌手表如果也能保持传统优势,结合现代时尚元素,其品牌价值是否也能如同瑞士手表一样不可估量。


技术不是唯一的创新源泉

平板电脑对索尼来说是永远的痛,它推出的时间比苹果更早,但那时市场反应平平,于是索尼放弃了这条技术路线,但它没想到10年后,同类型的产品会如此大行其道。

张晖明用“领先一代是先进,领先二代是先烈”来形容这一现象,也就是说,技术在走向市场的过程中不是越高精尖越好,而要贴合地满足市场需要。因此,在整体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印度政府推出了“反向突破”政策,这是瞄准低收入群体需要而实施的创新,产品不求“花里胡哨”,只求耐用;当西门子知道中国政府正在农村普及CT机时,拆掉了自己产品中的多个零部件只保留核心功能,于是在招投标时,以低廉的价格胜出。

要高新技术还是适用技术,在张晖明看来,这和企业实力有关。许多中国企业还没到“手上做一个,兜里装一个”的地步,一味追求高新技术,好高骛远,是许多发明专利沉睡在实验室,难以走进市场的深层原因。同时,他也指出,并不是手拿“金刚钻”才能带来产品创新,瑞士手表加入太极图案以“讨好”中国消费者就是一种创新,“文化、品牌、组织形式、投资模式等都蕴含着创新机会”。


“负面清单”激发创新空间

最具创新动力的其实是中小企业,这几乎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共识,然而受制于市场资源分配的不平衡,我国中小企业的创新动力不足。张晖明认为,要使我国在2020年成为创新型国家,改变政府的管理方式才是治标之法。

这与创新的本质有关,张晖明认为创新说到底就是打破常规,而这种“违规”必然会对现有制度产生挑战,对既得利益者产生冲击,政府只有找到管理“违规”的方法,才能真正从根本上激发创新活力。

用正面清单的管理办法存在一些问题。张晖明说,正面清单就是政府规定哪些能做,但创新本身就是推陈出新,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政府不可能“预知”哪些地方会冒出创新苗子,即使政府知道,等这些幼苗破土而出时,又多是不符合既有规定的,政府一管,幼苗就死了,因此用正面清单管理时,容易出现管得过多过死的现象。

“负面清单”是促进创新的好办法。所谓负面清单就是除了规定不能做的事,其他都可以做,这无疑让走在钢丝线上的创新企业吃了颗定心丸,张晖明认为,在这种管理模式下,我国未来的创新空间将不可估量。

 
 >> 热点关注TOP20:
 《钟表》杂志
 
 
 
 
 
 
 
 >> 品牌关注度统计Top20:
     
  主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轻工业钟表研究所  承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地址:西安市翠华路60号(710061)  
联系方法:电话:029-85362799 85222474 传真:029-85261685 QQ:58031715   邮 箱:web_service@126.com  
  Copyright ©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