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精准新标志 1000字教你弄懂同轴擒纵
  来源:时尚时间  

导语:2011年10月的某一天,我看到了一则消息:当代最伟大的制表师,英国人,乔治·丹尼尔斯博士(George Da n iels)与世长辞。当时还是一无所知的我开始在网上查阅有关这位传奇人物的资料。




欧米茄同轴擒纵发明人乔治·丹尼尔斯博士

其实在了解同轴擒纵之前,我甚至连传统杠杆擒纵的原理都不太清楚。事实上,即使在喜欢佩戴机械表的人群中,也没几个能真正明白机械表的运行原理。但乔治·丹尼尔斯的所有介绍文章中,反复出现的“ 同轴擒纵”一词,让我觉得有必要花点儿时间弄懂擒纵系统到底是什么,乔治·丹尼尔斯又创造了什么?

其实许多复杂的东西,其根本原理并不复杂,至少我认为涡轮喷气发动机的原理并不比机械机心复杂多少,而真正重要的是将原理付诸实施,并使各个系统之间完美配合运行。机械表的原理其实很简单:让发条的能量按照我们需要的速度慢慢释放,释放出来的能量一部分驱动表的指针和日历或其他各种复杂功能,另一部分传递给摆轮,让摆轮可以克服各种阻力带来的能量损耗持续来回摆动,而这一切的核心便是擒纵系统。一方面它受摆轮的控制,决定能量的释放速度,反过来又要将能力传递给摆轮。如果机械手表是一架飞机,那么发条就是油箱,擒纵系统就是发动机。

自英国人托马斯·马奇(Thomas Mudge)于18 世纪发明了“马氏擒纵(Lever Escapement)”并被瑞士制表师改进为“瑞士杠杆擒纵(The Swiss Lever Esc apement)”,其工作原理简单可靠,容易加工和装配,至今仍是绝大部分机械机心采用的擒纵机构。但这种擒纵方式有其固有缺点:擒纵轮施加推力的方向与擒纵叉运动方向不一致,通常这两个方向有近60度的夹角,因而只有50% 的动力被传递给摆轮,能量浪费显著;此外擒纵轮齿与擒纵叉瓦之间作用过程滑动摩擦较大,必须依靠额外的润滑,否则阻力将显著增加。

250多年来,制表界的大师们一直在考虑有没有更好的擒纵方案,期间也出现过不少新颖的擒纵机构设计,例如法国制表大师,亚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 Louis Breguet )的“自然擒纵(Echappement Naturel)”,美国制表大师,查尔斯·法苏(Charles Fasoldt)的“双轮杠杆擒纵(Fasoldt Patent Double-Wheel Echappement)”等等。所有创新均为提高擒纵的能量传递效率,以及减少磨损延长维护周期为主要目标。但这些擒纵设计不是经不起长期运转的考验,就是过于复杂而无法实现量产。




宝玑发明的“自然擒纵”

宝玑发明的“自然擒纵”,像雅典、FPJ、罗伦斐的多种擒纵装置都是以“自然擒纵”为基础。

在这250年中,人类科技飞速发展,瓦特发明了蒸汽机,特斯拉发明了交流电,本茨发明了汽车,莱特兄弟发明飞机……直到人类踏入太空的1960年代,在钟表领域却没有一个发明可以替代“杠杆擒纵”,直到乔治·丹尼尔斯在某天夜里临睡前的灵感乍现,他所构想出的全新擒纵系统,之后被命名为“同轴擒纵(Co-Axia l Esc apement)”。

同轴擒纵,一个今天已被许多人知晓的名词,其命运和涡轮喷气发动机一样坎坷,它们和发明人一起被无数次轻视和拒绝。英国人弗兰克·惠特尔为了喷气发动机几近破产,而乔治·丹尼尔斯则为了同轴擒纵整整奔波了30年,瑞士制表业对乔治·丹尼尔斯的新发明普遍态度冷淡。直到斯沃琪集团创始人,时任集团主席的尼古拉斯·G·海耶克慧眼识珠,为欧米茄引入此项技术,同轴擒纵才得以绝处逢生。

今天,我们乘坐喷气式客气可以在一天内飞遍全球各地,再也不用忍受活塞动力螺旋桨飞机的振动与低速,我们要感谢弗兰克·惠特尔。而我相信的是,同轴擒纵会有同样美好的未来。向所有为了梦想而坚持不渝的先驱们致敬。

 
 >> 热点关注TOP20:
 《钟表》杂志
 
 
 
 
 
 
 
 >> 品牌关注度统计Top20:
     
  主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轻工业钟表研究所  承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地址:西安市翠华路60号(710061)  
联系方法:电话:029-85362799 85222474 传真:029-85261685 QQ:58031715   邮 箱:web_service@126.com  
  Copyright ©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