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get伯爵 引人入胜的魔力数字
  来源:新浪时尚   时间:2014-8-22

导语:“数字”之于伯爵,它不仅代表了自1874年开启的久远历史,也和半个世纪超薄制表领域的成就息息相关。

在高级制表界,谈到数字大家会不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以数位显示机械结构的作品,又或是复杂技术领域不闻不问的石英表?然而一枚硬币厚薄、零件数不过堪堪过百的机械机心中,有时也蕴含着充满魔力的数字密码。

“数字”之于伯爵,它不仅代表了自1874年开启的久远历史,也和半个世纪超薄制表领域的成就息息相关。在超薄腕表问世以前,人们已习惯了机械腕表厚重的表壳,尤其是针对具备复杂功能的表款,这被视为理所当然。常规的腕表制造商将机械模块层层叠加以完善机心的复杂功能,而Piaget伯爵的制表大师一向只做“减法”——在狭小的空间内简化机心结构,削减零件厚度,不仅实现了复杂功能,更将品牌独特风格和顶尖工艺发挥到极致。Piaget伯爵贡献众多腕表杰作,完美实践了自己的信条:永远做得比要求的更好!


2毫米的组装空间




搭载9P机心的表款

2毫米厚薄的空间里能做什么?恐怕只是一根火柴棒的宽窄、一枚小型表冠的直径,但Piaget伯爵却在这个空间内征服了高级制表界,将一枚手动上链机心完完整整地组装在其中——1957年,9P横空出世,开启了Piaget伯爵的超薄传奇和王者之路。

“超薄”在制表领域内并不具备一个绝对的范畴,腕表制造者们相互竞逐,没有最薄,只有更薄。因为其组装的空间非常有限,且各个组件超乎寻常地纤薄,超薄机心在装配、调校时所需的时间与精力是常规腕表制造商无法想象的。甚至可以说,超薄机心的研发和超薄腕表的制作,本身已属一项罕有的“复杂功能”。市场上不乏零星超薄机心问世,而能坚持长达半个世纪,并让业界肃然起敬的品牌却凤毛麟角。即使近来众多顶级钟表品牌超薄机心研发日趋活跃,却仅有少数品牌的作品可以如此多产且多元。




Piaget伯爵855P万年历机心的组装

从9P研发至今,数十款超薄机心相继问世,印证了Piaget伯爵所肩负的超薄使命薪火相传。尤其是过去十多年间,堪称Piaget伯爵机心创作最为密集的时期。由位于La Côte aux Fées的高级制表工作坊创造出37枚自制机心,其中25枚系超薄机心。今时今日,“The Master of Ultra-thin”由冠词“The”加冕,Piaget伯爵荣耀地被尊称为“超薄制表大师”。前述的25枚超薄机心自推出之日一直持续生产至今,未为后浪盖过风头:例如全球最薄的手动上链长方形陀飞轮机心600P,以及全球最纤薄的自动上链机心1200P及1208P,其中经久耐用的430P更是在全球范围内生产最为广泛的超薄手动上链机心。




Piaget伯爵855P万年历机心

保持推陈出新、精益求精的Piaget伯爵,在品牌诞生140周年之际将创意发挥到极致,一枚既非机心,亦非表壳,两者融合为一的作品问鼎全球最纤薄机械腕表宝座——Piaget Altiplano 38 mm 900P 手动上链腕表。它将手动上链机心与表壳部件化为一个整体,厚度仅为3.65毫米。在这个过程中各个技术上和美学上的决定均互相影响,唇齿相依。145个零件全部尺寸缩减至最小,最小的零件仅仅略厚于发丝直径,部分齿轮的厚度更削薄至仅0.12毫米 (经典机心的齿轮厚度为0.20毫米)。零件间的空隙亦需经过仔细计算,在设计期间精巧排列各零件的位置,间隙最小至0.03毫米,如此令固定零件及活动零件完美接合,确保活动零件能顺畅移动,从而保障机心运作流畅。在如此狭窄的一线空间内,Piaget伯爵依然利用一条有别于传统生产标准的纤薄发条,保持了常规机心48小时的充足动力储备,不得不令人钦佩!


0.2克的陀飞轮装置




Piaget伯爵陀飞轮的打磨

十五世纪新教革命的发动者认为:一切奢侈品皆不应被平民享有,唯独钟表代表了研究科学的方向而被赦免。人们对奢侈品的需求在外衣口袋的掩盖下找到了一个庇护所,放在口袋里的怀表由此诞生,正是这种观念使日内瓦在钟表制造业界成为世间翘楚。由于怀表在口袋中一成不变的姿势,地心引力对擒纵机构的影响很大,为了改变方位差对摆轮摆幅的不良影响、规律走时,对传统擒纵机构的改革势在必行。机械钟表发展到19世纪,一颗嵌于机心内部堪称瑰宝的装置——陀飞轮诞生了。匀速运动的陀飞轮形同摆轮的保护罩,抵消掉由地心引力造成的来自各方的作用力,令游丝弹跳更趋同心性,从而规范发条动力的释放,令走时更为精确。但毕竟陀飞轮身形较大,若不能精确地控制它的质量体积比,反而给擒纵机构增添了负担。众所周知,在制表界用到的计量单位非常渺小,精至毫厘。来自La Côte aux Fées的Piaget伯爵工匠将手工完成的陀飞轮装置精简到42个组件,比常规陀飞轮减少了1/3,由此陀飞轮的重量也被控制在超轻的0.2克——真正轻如鸿毛。

从Piaget伯爵创始人Georges Edouard Piaget于1874年设立制表工坊的时候起,Piaget伯爵对于复杂机械功能的研发就不曾止步。近年来Piaget伯爵更以“超薄”技术为基础,不断提升陀飞轮的技术及艺术表现。耗时3年有余,Piaget伯爵推出了引起表界惊叹的600P,厚度仅3.5 毫米,划世纪地成为世上最纤薄长方形手动上链浮动陀飞轮机心。为观者可以一窥陀飞轮装置全貌,仅采用单边支撑旋转轴芯,即采用浮动式陀飞轮装置;为了兼具实用性及精准度,特别加阔陀飞轮组件直径至7.75 毫米,可更有效排除外力对擒纵系统的干扰;而为了进一步减低大型陀飞轮框架重量,革新性地以钛金属制作旋转框架。最终,这款仅有42个组件,重量不过0.2克的陀飞轮装置,以2.8毫米的体量成为全球最纤薄浮动式陀飞轮,它堪称传统制表技艺与现代科学技术的完美结合!

而今,Piaget伯爵再次挑战业界极限,刷新超薄自动陀飞轮机心世界纪录——1270P机心厚度仅5.55毫米,秉承两枚传奇机心之长,展现Piaget伯爵傲视群伦的技术与美学革新。1270P枕型机心被搭载于极具识别性的Piaget伯爵枕形表壳内,其颠覆传统腕表制作圭臬,在表盘上擘画出前所未见的崭新视野:10点钟位置的偏心微型纯金自动盘,与1点钟位置的偏心陀飞轮框架,巧妙地并连为幸运数字8。而偏心式的时、分指示,则以平衡的构图落在5点钟位置。透过镭射镌刻蓝宝石玻璃表盘这一最令人目眩神迷的机械装置,从自动上链到时、分针装组细节,一览无遗。透过双层蓝宝石水晶玻璃,机心上精妙的手工装饰打磨,犹清楚可见。机心机械装置的内里乾坤,改以透视表盘淋漓尽现,更进一步地传达了品牌深厚的专业制表技艺,以成就设计为依归。


135齿的天文级历法显示

自人类有历法记载以来,各种文化之下产生的计量方法一直共生存在。如何将日、月、地球三个星体的时间统一表象,一直萦绕着古今的科学家们。中国文化中以阴阳合历作为历法的起点,而西方则以格里高利历(现今的阳历)计算。为了让天文学中的诸如“回归年”、“塑望月”等拗口且难以计算的天文规律便于掌握,天文学家将一天的时间粗略计为24小时,并逐一计算出月、年的计量单位。

在人类文明还未普照大地的古埃及时代,尼罗河每次泛滥之间大约相隔365天。每年6月某一天的早晨,当尼罗河的潮头到来之际,天狼星与太阳同时从地平线升起。以此为据,古埃及人把“年”的概念定为365天,而6月的那一天即一年的起点。埃及的“太阳历”就这样产生了,与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圈(回归年)的时间相比,它只差1/4天。然而这个看似不大的误差累计4年即一整天,经过730年后历法上的时间就比实际推进了半年——冬、夏正好颠倒……公元前46年,罗马统帅恺撒在希腊数学家和天文学家的帮助下,用“儒略历”替换了太阳历。它增添了闰月、区分了大、小月,但回归年仍有11分14秒的误差,积128年又要相差一天。在欧洲通行了1600多年后,历法上的日期比回归年迟了10天。于是,罗马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根据哥白尼日心说的数据再次进行修正,颁布法令取消了这10天的误差,并将闰年由过去4年一次改为400年中有97个闰年——适逢百年那一年可用400除尽的就是闰年,除不尽就不是(如1600年是闰年,1700年、1800年、1900年皆不是,2000年是闰年——这就是现今的公历。由此可只,要将亿万年星辰的运行规律以历法衍化纳入方寸、并以机械装置来表现,这需要何等的智慧与心血!

Piaget伯爵以纤薄体量挑战天文级计时不遗余力,创造出自制855P万年历机心——以机械轮系将不规则的现代阳历正确显示于腕表表盘上直至公元2100年,而机心厚度仅为5.6毫米。多达269枚历法显示轮组部件,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不仅要完成万年历显示,包含有日期/星期的逆跳功能,甚至还设有两地时间显示窗口,Piaget伯爵万年历机心的内部俨然一个微缩的宇宙。此枚顶级复杂机心所有的装饰细节与打磨效果以及组装表款的每一个步骤,皆为Piaget伯爵高级制表工坊全力投注心血完成,因此每一枚Emperador Coussin 万年历腕表都独一无二、弥足珍贵。

另一枚令人瞩目的天文级纤薄计时杰作,乃是Piaget Gouverneur腕表所搭载的642P陀飞轮机心,厚度仅为4毫米。除了镂空表盘上12时位置可见的浮动式陀飞轮外,642P机心亦于6时位置设天文指针型月相显示。相较于普通月相所使用的59齿,Piaget伯爵在机心内装配了135齿月相轮,在有限的空间内最大程度地精准切合天文历法计算公式,从而将月相显示精确到分钟,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天文月相,其所产生的误差每122年才需调校1天。


65分贝的天籁之音

三问腕表一直被视为顶级腕表收藏的首选。60年代战后的经济萧条,加上人们对手工艺的漠视,曾令当年的许多能工巧匠被迫出走,令这一技艺险些失传。直到石英危机过后,高级制表业才逐渐重拾往日的秩序。Piaget伯爵在八十年代也曾推出过镶嵌有高级珠宝和装饰艺术风格浓郁的三问怀表、腕表,向业界证实了它强大的制表底蕴。时至今日,Piaget伯爵以超薄技艺结合悠扬音韵,65分贝的天籁之音征服了每一位前往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的专业藏家。

三问功能是顶级钟表工艺的无上珍品,它的响鸣范围仅限腕表主人可以听到,却令无数藏家痴迷于这种独特而美妙的体验。音锤敲击音簧产生震动,经由空气传至人耳,从而分辨出和谐的鸣音。看似简单的原理,但实际上三问鸣音的高下却大相径庭,功夫全在内里:音长、音色、音准,每个方面都与音质息息相关。音长,即音簧长度(以及直径)决定鸣音是否饱满、洪亮等;音色是考量音簧合金材质、以及制作工艺的;音准则是高音部分的准确度,与装配和调校有非常大的关系。无论怎样,关乎三问系统的任何一环有瑕疵,都会破坏鸣音的整体和谐,且无从掩盖。

装配一枚三问机心时,制表师必须将音簧装入腕表并调整到最佳位置,才能产生最纯净的声音。这一过程的成败最终取决于制表师是否拥有娴熟手艺、极度耐心和精湛技术。每个音簧必须经过技艺娴熟的制表师手动调整才能产生完全和谐的鸣音。因为,一枚完美的三问从“起音”就已分出高下。启动拨杆即报时开关,全程稳定、顺滑。整个敲击过程中,起音与尾音力度一致,如无需报刻则报分鸣音紧跟在小时敲击之后,无明显停顿;高、低音的音调和谐,敲击时两根音簧互不干扰。下一次敲击间隔是音簧完成两次颤动之后,因此,音锤每次能否敲击在相同位置尤为重要。极富耐心的制表师要根据多种因素考量,才能确定二者的间距以便奏出理想的鸣音。

Piaget伯爵凭恃着顶级制表工坊的双生造诣:位于La Côte-aux-Fées工坊所专精的机心制作技术,及Plan-les-Ouates工厂娴熟的表壳制作技术,贡献厚度仅止于4.8mm的1290P超薄自动三问机心。鉴于人声对话音量平均值界在65分贝,1290P机心具有独炙一格的报时强度,音量不小于64分贝,只为纯粹美妙音质而生。环绕机心近两圈的手工制作音簧在音质方面表现极好,当敲槌落于第五个八度,报时音高在升G音,报分则在升A音。音乐余音绕梁,萦绕不绝。因其具有优异的延滞系数,数值在2600——这又是一项杰出的特质。直径48 mm的枕形表壳扮演着声音传导所不可或缺的终极要角,它被尽其可能地雕凿成中空状态,以达到最理想的共鸣效果。四支固定支架将其与机心稳固相连,确保音簧的振动得到最佳传导。1290P超薄自动三问机心亦代表着钟表打磨修饰里最精致的诠释,机心上部及下部的交错饰纹,表桥以手工进行边缘轮廓倒角处理,放射状太阳纹或环状波纹雾面抛光轮系,镀玫瑰金螺丝及自动盘,镜面抛光:集结一系列可观的各式抛光工法,需要最顶尖工匠的娴熟技艺方可达臻。

不断以创意发明重新定义“永远做得比要求的更好”之格言,Piaget伯爵在钟表艺术、超薄制表造诣、独到设计美学及绝美纯粹音质间敲击出最协美的和弦。

 
 >> 热点关注TOP20:
 《钟表》杂志
 
 
 
 
 
 
 
 >> 品牌关注度统计Top20:
     
  主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轻工业钟表研究所  承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地址:西安市翠华路60号(710061)  
联系方法:电话:029-85362799 85222474 传真:029-85261685 QQ:58031715   邮 箱:web_service@126.com  
  Copyright ©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