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制表 / BASELWORLD(上)
  来源:Europa Star   时间:2014-7-8

Baselworld:数英里长的走廊上,上百家展台列队排开,看上去仿佛是祈祷的场所,每个都供奉着自己的神灵。无论标志是皇冠、十字架、α还是Ω,大大小小的品牌都希望能够吸引新的信徒。

对一个想要加入信徒行列的外人来说,逐一详细了解是决无可能的,即便是与他人分担任务,正如Europa Star名表杂志这次所做的。因此这次参观主观意见,给偶遇和邂逅保留了充分的机会。



模式转变的写照

Baselworld董事总经理Sylvie Ritter在开幕词中,明确地声称这个国际钟表展的宗旨是“真诚地反映过去十年来钟表产业所经历的巨变”。就这些“巨变”而言,两个现象在过去十年里汇合并且加速。统治力前所未有般强大的大集团势不可挡,恰逢(这是偶然吗?)媒体与制表世界(精心计划的)热恋,而且丝毫没有冷却的迹象。本次会展记者人数超过4000名,尽管远不及索契冬奥会的13000名,但几乎与著名的戛纳电影节持平-其2013年官方数据是3907名。

△ 在十年来里,腕表本身成为众人膜拜的对象,被赋予了极大的象征意义和价值。

十年来,腕表经历了惊人的演变。从最初外表好看,却多少属于一次性的实用型物品,到现在众人膜拜的对象,被赋予了极大的象征意义和价值。我们经常听说“偶像”一词被用于某些已经取得受人膜拜地位的腕表。但“膜拜”一词并不仅适合这一个层面。毕竟,参观Baselworld及其各个展台(最小的6平米到最大的1625平米)令人向往,仿佛众多小教堂列队排开;各个神殿,甚至大教堂,各自以不同方式供奉着神灵。

这里有不断发展的一神论宗教,比如劳力士。它的神殿是一个无法穿越的陵墓(其“宗教势力”继续统治,但就像梵蒂冈一样,若不采取措施来恢复和重振品牌,将可能失去其影响力。 - -参见本期评论““帝国反击战””).

与此相反,另一大一神论宗教支柱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已经建造了一个新祭坛,我们受邀跪拜可转移的完美:一朵白云悬挂在玻璃立方体的中心。

这两大一神论宗教(尽管劳力士成功打造了新偶像Tudor帝舵)被鼓励多元分支和流派的泛神论包围,他们鼓吹 “纯粹制表”,但并不一定信奉正统教义。

Louis-Vuitton-Moët-Hennessy (LVMH)的展台就在入口处,将旗下品牌列队排开,从天主教的Bvlgari宝格丽到严肃的新教先力,不要忘记魅力十足的Hublot,或是井井有条、不可阻挡的TAG Heuer豪雅。拥有众多忠贞不渝仰慕者的全球知名品牌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在会场之外的Wildt’sches Haus接待了其会众。那是一座以丝带制造商(丝带在当时就如同现在腕表一样流行)命名的18世纪的别墅。

处于展厅地理中心位置的是制表宗教中最泛神论、在全球大名鼎鼎的Swatch斯沃琪集团。斯沃琪倡导多元的信仰,张开双手欢迎所有会众-平民、精英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人群-拥抱这个矛盾重重的世界。

在这些巨头周围的楼上和角落,众多小教派试图出手,成长,或者仅仅是为了生存,来争取到一些新信徒,从而浴火重生或是东山再起。在Baselworld(也可以称之为Babelworld)多元复杂的集市上,你可以找到一切,以及对立的一面。但还是让我们抛开宗教隐喻来看看事实:他们都提供些什么?

从一年一度的钟表节归来的记者们会被问及同样的问题:有什么新鲜事?潮流是什么?

制表业一直是对时代的真实写照。2014年完全是你所希望的一年,以及恰恰相反的一面。每个人都有收获,既有执行完危险任务归来的英雄手腕上佩戴的肌肉男腕表(这类腕表的获奖者是U-Boat和其纪念款腕表,厚厚的表镜在出售前故意砸得裂开,有点像那种破洞牛仔裤,反而要比没有破洞的贵),也有Saxon超纯3指针白色表盘腕表(其代表当属Moritz Grossmann,摆轮停止装置是用其CEO的头发制成)。 尽管如此,还是让我们尝试去分析一下。…


钟表产业重新找回自律美德

在所有这些充满矛盾的趋势当中,有一种“潮流”与众不同。但它真的算是潮流吗?亦或仅仅是时代思潮的反应,或者对未来的一种预测?在目睹了次贷危机之前的过剩和2008-2009年的理性回归后,制表业已经恢复了活力,重振旗鼓,仿佛一切不如意的事都未曾发生过。制表业保持低调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放纵起来。简而言之,“危机”不是那么简单(首先是金融危机,这触发了经济危机,然后是社会危机,最终成为政治危机);在深层次上,它意味着模式的转变。

制表业无意之中最后要为过度的膨胀付出代价。在这方面,中国的例子应该最有说服力,尽管它肯定不是唯一。在中国,瑞士表已成为腐败的象征,有时甚至是合法的物证。这一次,它已不仅是个警告,而是一场大地震。就像瑞士银行保密制度一样,已经无法挽回。

大多数制表商似乎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2014年Baselworld最明显的“趋势”就是腕表外形的朴素简洁和向小尺寸回归。突然间,制表业重新发现了自律克制之美。但依然从孕育了过剩的惊人创造力中汲取经验。

在这方面有一个完美的例子:家族企业MELB收购H. Moser & Cie。 Schaffhausen 的经理Edouard Meylan解释说:“我们希望提供既创新又低调的产品。一切都在于细节。”

演示的新系列Endeavour设计完美,配备双指针圆形表盘,小秒针,直径39毫米,厚度12.5毫米。其设计取材于1920年代的Bauhaus包豪斯风格,采用宽表圈,表壳长而细,小面指针,有玫瑰金、板岩色或银色表盘可选,还有旭日效果,曲线平滑,流线形的表壳,半球形玻璃表顶。




H. Moser & Cie Endeavour

它看起来简约,但效果却异常合乎比例。细节,细节,细节;跟喧闹的广告有着天壤之别。

新款自主研发的HMC 327机心采用创新技术,前卫时尚。机心以传统方式组装,最小动力存储为3天,具备停秒功能,还有红宝石擒纵叉,硅杠杆和硅擒纵轮。我们觉得这款腕表代表了一种特殊的制表精神,重拾传统优雅低调的同时,又拥有当今最实用的技术。

这一轮的“新纯粹主义”并不一味追求创造新纪录,而是重新定义低调并重新认识简约之美,这显得很前卫。无论如何,它都符合低调的品位,但绝不拒绝成熟。


超薄手法

负责Breguet宝玑,Blancpain宝珀和Jaquet Droz的Marc Hayek似乎完全赞同这种低调姿态。在他眼中,“很显然,苗条经典的腕表回来了。就超薄而言,没有人再对创记录感兴趣,现在注重的是腕表的性能和美感。重要的是找到获得结构和机心装饰自由的办法。从技术上讲,你可以精益求精,但过了临界点之后,不仅腕表的可靠和性能变得十分关键,而且装饰也更加有局限。”

宝玑R&D总监Nakis Karapatis和技术部门总监Alain Zaugg通过对超薄机心历史透彻的研究,都证实了这一说法。




左:宝玑Classique Tourbillon Quantième Perpétuel 3797 右: 宝玑超薄自动上链Classique陀飞轮

画一个超薄腕表的时间轴,从“超薄腕表的第一个创意是在1820年,这要归功于日内瓦制表匠Jean-François Bautte,他也是Breguet坯机心的供应商”,到著名的Delirium(厚度为0.98 毫米的 Eterna Museum腕表采用超薄石英机心),别忘了还有3.65 毫米厚度的Altiplano Piaget 900P,以及宝玑这些年来设计的各种机心。两位研究员总结道,腕表厚度一旦超过8毫米就不算超薄,而要低于一定的最小尺寸的话,腕表组装就会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导致性能不可靠。历史性的1.2 毫米宝玑1210机心和2.10 毫米宝玑2100自动上链机心就是因此而中断生产的。

两位专家认为“关键是找到厚度和规范之间的平衡。”他们提到了502 (2.40 毫米) 和 591 (自动上链3.05 毫米)机心,这两款从1971年和1980年之后实现常规生产。这种平衡在实践中意味着什么?它代表一整套最优化的特征 - 动力存储和双外圈,双外圈或打开,或装在球轴承上。如此改善结构也是为了避免重叠,在性能、安全和厚度间追求一种平衡,包括擒纵机构、无双滚的摆轮、平游丝和无快慢针的擒纵轮;最后同样重要的是,加上几个“美化”的妙招。实际上,与其说是客观量度,还不如说超薄概念是一种知觉和察觉力。当然,它必须有效。

Marc Hayek坚持认为,“我们必须能不断生产出具有同样性能的产品。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高科技。因此,每个零件都要实现计算机化,生产要有规划。就像我之前所说,我们对创纪录不感兴趣:耐用、兼容、服务和装饰细节,这样才能设计超薄腕表。”当管理年产量达庞大的1000枚陀飞轮的宝玑总监说出这番话时,不做笔记就太傻了。

△ "持续演变的艺术"


持续性

Marc Hayek说:“不断复制同样的性能。”正如百达翡丽所说:“持续演变的艺术。”换句话说,“就是演变、优化,以及用当代系列重新演绎腕表的艺术。”这种对优化的关注–劳力士也正在努力 - 并不妨碍一次“产品的惊艳上市”,发布将在今年秋天举行,来庆祝这个日内瓦制造商成立175周年。




百达翡丽Annual Calendar计时码表Ref. 5960/1A

但是在期待一款绝世腕表亮相之余,让我们抽点时间来看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优化新型号.就从Annual Calendar Chronograph ref. 5960/1A(A代表acier,法语意为钢材)开始吧。这是百达翡丽极少数以不锈钢表壳搭载复杂功能机心的表款之一。这个“替代了所有黄金和铂金型号的腕表使百达翡丽Annual Calendar Chronograph成为2006年发布以来这个品牌最畅销的腕表之一,”有无可辩驳的生动的表盘:黑色小时刻度,红色笔触,对比鲜明的单计数器,以及灵活舒服的表链,营造出毫无疑问的运动感。所有这些因素使这款畅销腕表成为市面上最低调的顶级不锈钢腕表之一。




百达翡丽Nautilus Travel Time计时码表Ref. 5990/1A

另一主打新品是Nautilus 旅行家计时表Ref. 5990/1A,同样采用精钢材质,我们曾在上期杂志详细介绍了这款腕表(参见Europa Star 名表世界2/2014 BaselWorld特别版)。在这里,持续性的理念在技术方面 - 通过结合两个实用的复杂功能–以及设计方面都得到了完美体现。采用独具特色的舷窗外形和两个侧边铰链,是这款偶像级腕表的特色。右铰链可以保护表冠和计时码表的按钮,而以前只起装饰作用的左铰链现在经过重新演绎,装有设置时区加减的按钮,以一小时为单位前后调校当地时间指针。于是,用户就可以在显示当地时间(实心夜光指针)的同时关注原居地时间(镂空指针显示)。12时位置的指针式日期盘显示当地日期,6时位置有60 分钟累积计时器。其它特点包括新款自动上链机心,星柱轮设计,创新碟形离合器,Gyromax®摆轮,Spiromax®专利游丝(CH 28-250 C FUS),你就看到了百达翡丽所谓 “持续演变”的完美代表。


想象力的持续

持续的概念并不局限于技术和设计上的进步:还有其它形式。比如,使想象力得以延续,就像我们在Hermès爱马仕所看到的。

爱马仕家族企业成员Guillaume de Seynes现任爱马仕副CEO,以及爱马仕制表公司董事长和John Lobb总裁。他一直把腕表的耐用性作为爱马仕腕表领域的原则。爱马仕做事从来都是实实在在,慢中求进。在最近的3-4年,伴随着钟表产业界内纵向合并的关键时期,爱马仕开始加速发展。Guillaume de Seynes解释说:“我们的理念是要给制表业带来不同精神的复杂功能,一些属于我们自己,别人从未考虑过的:暂停和倒退时间。我们能够想到这个点子并非巧合,因为这是一种与时间的特殊关系的直译。作为家族企业,我们的眼光要放长远 - 毕竟我们现在是第六代 – 我们通过传递知识和改良工艺来保证自己的名誉。坚持耐用的理念十分强大,这来源于我们的根基,我们的产品必须实用,坚固,灵活,耐用。爱马仕产品是一生的伴侣,随着时间的流逝,会逐渐产生感觉和情感。这种与时间的关系才是我们制表的根本。”




爱马仕Dressage L’Heure Masquée

在Time Suspended暂停时间主题下,爱马仕梦幻般的复杂功能定义了诗意和哲学的格调。新款Dressage L’Heure Masquée就是如此。爱马仕制表公司创意总监Philippe Delhotal说 :“我们的灵感来自微调显示。”第一款暂停时间腕表,我们的想法是按需隐藏或模糊时针显示,而这里完全相反:在"常规"模式,只能看见分针,下部出现大写字母GMT。实际上不是很好读数。而在需要时,轻压表冠上按钮,时针就会瞬间显现并运行至正确的位置,而GMT盘也会在瞬间显示原居地时间。




爱马仕Dressage L’Heure Masquée腕表所用的内部装置

另一个主题“Le temps à l’oeuvre”(译为“精通与时间”)汇集了技工们的独门绝技。在爱马仕,“Métiers d’Art”(艺术技巧)这个词禁用,也许是觉得这个词太过分,而偏向于使用“精通与时间”。

爱马仕展示了旗下公司如Cristalleries de Saint-Louis等的各类技艺,继续在装饰艺术诗意地创新。




左:爱马仕Arceau Pocket Millefiori 右:爱马仕Arceau Millefiori (41毫米)

就以极不寻常的Arceau Millefiori腕表来说,虽然本期杂志我们有足够的空间来详细描绘这项由水晶制作大师执行的复杂而独特的技术,但简而言之,它是由多根极为纤细的水晶和貌似麦芽糖果棒的珐琅芯柱组成。把它切割到0.6毫米的超薄厚度时,布满鲜花和星星的花床图案转变成了光彩夺目的彩色表盘。真是一场视觉盛宴。(Europa Star名表世界将在未来一期回归这一吸引人的技术。)


脱离战术

但有时候,是少一些延续,而多一些突破来征服新领域。路易威登进入了我的脑海。L’Escale Worldtime世界时腕表也许是我们在今年巴塞尔发现的最令人惊奇的腕表之一。

这款世界时间腕表不仅代表了与市面上的世界时间腕表行列的分离,而且摆脱了被“tambour”或鼓形,某种程度极化设计的路易威登风格的统治。自Hamdi Chatti出任路易威登腕表珠宝部总监以来,他一直都琢磨自己的风格,第一步就是就把颠覆鼓形的地位。




路易威登Escale Worldtime

今年,路易威登悄悄地偏离了鼓形图案主题(但并未完全放弃),推出Escale Worldtime世界时腕表,其色彩斑斓,充满奇思妙想,:唯一固定不动的部件是指示所选城市的黑色中央三角。两个独立旋转的表盘分别显时(24小时制)和显分。

要改变时区,仅需转动标有城市的圆环。巧妙、绚丽、好玩,读时清晰可见。尽管外表叛逆不羁,但是绚丽的灵感来自于路易威登个性化硬箱的历史,它的硬箱色泽鲜艳,可以自定义各种几何图案,如今重新得以演绎。对历史的另一个献礼,是表壳让人联想到了路易威登硬箱四角的金属包片,在这里演变成保护和支持表壳的表耳。




路易威登Emprise Watch

我们在精致微妙的Emprise 腕表中同样发现了用于旅行箱四角金属包片的设计。这个表款是时尚巴黎的缩影,23 毫米× 23 毫米的正方形表壳,设计完全基于硬箱的结构部件。金属包片,锁具,钉饰成为精妙点缀反复出现,这些元素赋予腕表强度和活力。 Emprise的表盘无数字刻度,简洁明了,由双斜面玻璃保护,其亚光海绵纹路压纹表面映射了旅行箱内部起保护作用的衬垫,其上的装饰线条则令人回想起巴黎经典公寓墙面上中特有的木镶板,真是完美无瑕,堪称绝世之作。在我们看来,这是Baselworld最美丽的女式表。


色彩舞会和材质芭蕾

让我们离开路易威登沙龙,来到同属LVMH旗下的Dior迪奥展厅。这个巴黎的品牌正在举办一场大型舞会。我们被带入一个色彩缤纷世界,奢华的材料和感性的质地都让人震撼。




左:迪奥VIII Grand Bal Fil de Soie 右:迪奥Grand Soir N°27 Origami折纸

公司的一位代表透露,“我们要把服装和制表两个世界结合。”效果令人震撼,好像我们被带入一间充满奇珍异宝,令人眼花缭乱的商店。倒置的自动锤上装饰有珍珠母条纹,或是蓝色羽毛。表盘上用鳄鱼皮绣了一个镀金的D字,代表Dior,表带也是鳄鱼皮的。牛眼石或虎眼石石英巧妙地与豹纹搭配,引人注目。钨框架上的丝线渲染了珍珠母。




迪奥Chiffre Rouge Moonphase红数字月相表

而迪奥男士则罕见地推出了Chiffre Rouge Moonphase,一款腕表尺寸为适中的38毫米,搭载Zenith Elite 691机心,以其极简抽象风格著称,但也凭其金属珍珠母贝表盘令人拍案叫绝。


中档腕表强势出击

可以这么说,早在年初就显露端倪的另一大趋势在Baselworld得到确认,那就是:中档腕表回归!有几个因素可以证明:价格的普降几乎影响到所有品牌(Graff 的5千万美元的彩钻腕表令人垂涎三尺,但仅仅是一叶障目);几个时尚品牌在“瑞士制造”领域的首秀;瑞士品牌在中端领域重振旗鼓。

△ 成立于1904年的豪利时,在1982年前,每年可生产120万枚腕表,而且拥有279款自制机心。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当属Oris豪利时,其理念之一是“在普通价位上增加附加值”。一直以来,豪利时自主研发可以让老百姓买得起的机械表,如今有大事宣布。其发言人,副总裁Rolf Studer开门见山地说:“我要指出的是,ETA是在瑞士工业的瓦砾中建起来的,最初只是一个合作项目。之前的手下败将如今将其当成一家超市来自选购物。”这些话是回应Nick Hayek早些时候的尖锐言辞。Rolf Studer注意到,成立于1904年的豪利时,在1982年前,每年可生产120万枚腕表,而且拥有279款自制机心。而在1982年,ETA的前身ASUAG,受命规范瑞士机心生产,决定中断Oris的机心生产,在此之后,豪利时由其管理层收购。




豪利时Oris 110周年限量版




豪利时Calibre 110

因此,豪利时决定在其成立110周年之际推出110机心,并恢复机心生产。110机心是一款手动上链机心,10天动力存储,非线性动力存储显示(专利)。这款机心由豪利时和Locle的Ecole Technique学院经过10多年努力共同合作完成,实现了全工业化,为Oris系列降低了成本,价位低于5千瑞郎。(Europa Star名表世界将在下期ES 4/14详细报道豪利时机心的重生)

与110机心配套上市的还有豪利时110周年限量版腕表,有不锈钢(5500瑞郎)和18k玫瑰金(14800瑞郎)两款可选,全都限量发售110枚。




豪利时Artix Pointer Moon

除了这项重大消息外,豪利时还推出了一系列新款腕表来宣传其平民化价格哲学,包括:俊俏的WorldTime原创世界时腕表(3400瑞郎),Artix Pointer Moon月相腕表,搭载自制机心以及Chrono Aquis,采用可旋转陶瓷外圈,氦气阀(3600瑞郎),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新款Big Crown Timer腕表,搭载Valijoux机心,售价3300瑞郎。还有谁会提出更多的要求呢?

 
 >> 热点关注TOP20:
 《钟表》杂志
 
 
 
 
 
 
 
 >> 品牌关注度统计Top20:
     
  主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轻工业钟表研究所  承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地址:西安市翠华路60号(710061)  
联系方法:电话:029-85362799 85222474 传真:029-85261685 QQ:58031715   邮 箱:web_service@126.com  
  Copyright ©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