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亚洲版登陆香港
  来源:时代周报   时间:2013-10-17




制表师的展示是“钟表与奇迹”展中其中一个最吸引观众的区域。

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FHH)(日内瓦)的主席兼执行董事Fabienne Lupo显然累坏了。展会刚开始的第二天,7个小时还没调整过来,凌晨3时她就接到了来自瑞士的电话:“妈妈……”

“我说女儿,让妈妈睡一会儿觉吧!”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疲倦的Fabienne Lupo还是笑了。她操办着久负盛名的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SIHH),每年1月,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都会吸引来自全世界的钟表经销商—当然,还有大量的媒体。不过,这一高级钟表展会可以容纳的观众有限,进场更多的是经销商。2013年9月25日至28日,筹备数年的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亚洲版”—同样由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FHH)主办的“钟表与奇迹—首届亚洲高级钟表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上演。

这是一场由代表着高级制表的权威品牌携手打造的钟表展览,参展的13家品牌有朗格(A. Lange & S?hne)、爱彼(Audemars Piguet)、名士表(Baume & Mercier)、卡地亚(Cartier)、万国表(IWC)、积家(Jaeger LeCoultre)、万宝龙(MontBlanc)、沛纳海(Officine Panerai)、伯爵(Piaget)、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罗杰·杜彼(Roger Dubius)、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与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不同,获得邀请入场参观这一盛宴的不只是经销商,更多的是钟表爱好者。

展会搬到亚洲,搬到香港,Fabienne Lupo说主要是考虑到香港在亚洲的枢纽位置,来自亚洲各地的媒体、客人都可以非常便利地来参观。而做会展,香港的硬件条件也非常有利。不过,人们当然不可避免地联想到生机勃勃的中国奢侈品市场—这是过去数年全世界奢侈品牌的焦点所在。

2012年,出口至中国大陆的瑞士钟表总金额达到16亿瑞士法郎,中国香港地区为41亿瑞士法郎,东南亚地区则为24亿瑞士法郎。前往国外旅行的亚洲游客的购买力亦不容小觑。

规模宏大的“钟表与奇迹”是否会有下一次?甚至是否可能直接搬到中国内地城市举办?北京?或者上海?Fabienne Lupo说据她了解,品牌高层们对于在香港的展会得到的反馈都很兴奋,在一切结束之后,才会再讨论下一次。

本届展会的另一大亮点,是“钟表与奇迹”更精心策划了一场追溯时计的最初诞生到当代发展的原创展览 “征服时间”。展览展示百余件工艺品与极具历史价值的钟表时计,展现了数个世纪来人类对于掌控时空环境的卓越才能。   


万宝龙腕表类产品管理总监Alexander Schmiedt:   
中国女性更喜欢机械表

以高级文仪产品闻名于世的万宝龙,如今拥有两个制表工厂,超过200名制表师。以经典明星作为灵感的明星系列等腕表系列的开发近年颇受关注,当然,在电视剧《冲上云霄》中的频频露脸,让人不得不关注到它。尽管2013年市场观察对奢侈品的中国前景普遍持保守态度,但万宝龙腕表类产品管理总监Alexander Schmiedt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仍然认为随着中国消费者的欣赏品位提升,中国市场依然可期。

时代周报:你早年曾经在消费品和奢侈品咨询公司工作过,也曾经在腕表经销商工作过,对欧洲腕表市场可以说非常了解。对于中国市场,很多奢侈品牌实际上是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才开始真正了解的,我想知道你对中国腕表市场的了解是怎样的?有一些人会认为,中国市场其实给了许多奢侈品牌“美好的幻想”、“错误的引导”,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繁荣。

Alexander Schmiedt:首先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市场对全球的奢侈品牌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万宝龙来说也是。我们的中国团队是从2005年开始运营,可以说积累了不少经验。就目前的方针来说,我们希望全球的万宝龙都有一个统一的品牌形象,如今所有我们的客人在全球飞来飞去地旅行,尤其是中国人,不管在伦敦还是巴黎,还是在中国国内,我们希望他看到的万宝龙都是同一个形象,并非这个形象是和他自己相关的。

时代周报:万宝龙是一个以钢笔闻名,继而在其他领域发展的奢侈品牌,在腕表领域,不少人会认为相比起专门做腕表的品牌,它没有那么专业。你会如何处理和解决这方面的发展问题?

Alexander Schmiedt:105年前我们品牌创生,那时之所以将自己命名为欧洲最高峰“勃朗峰”,就是希望我们不管生产什么产品,都能有最高的水准,对如今的制表来说也是一样的。我们希望客人可以得到终生使用的腕表,又具有奢侈品的品质,不管在质感方面还是科技研发方面。我们也不断在制表方面加大投入,如今我们的两个表厂有超过200名制表师,要展示我们的制表工艺,无外乎带着我们的制表师来给客人看,或者直接邀请客人来参观我们的制表工厂。

时代周报:2012年是女表大年,万宝龙推出以格蕾丝·凯莉王妃系列腕表让人印象深刻。在中国,有戴表习惯的女性并不多,一来中国的腕表属于男性的选择比女性多很多,二来女性似乎更喜欢戴首饰。对于万宝龙在女性腕表上的发展,是否也更注重装饰性?

Alexander Schmiedt:其实我似乎有正好不同的观点,在欧美,女性戴表更多是为了方便看时间,她们会更喜欢用石英腕表,不需要去调时间。而根据我们的数据,在中国,女性机械腕表的数字有逐渐提升的趋势,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我们对此很欣喜。

我觉得,中国的女性客户对珠宝腕表和经典腕表都很喜欢,她们的品位非常多样,并没有明显的偏好。在销售数字上也没有显示出来。

时代周报: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现在,过去不过短短的5年,但中国的奢侈品市场已经经历了抛物线形的发展,从短时间内的大规模扩张到去年的有所萎缩,到今年甚至可以说是普遍不乐观。你如何看待接下来的市场情况?

Alexander Schmiedt:这就像股票市场一样,影响一只股票表现的因素有长期的,也有短期的,但是长期来讲的话我们更看重潜力。在制表业也是如此,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中国消费者越来越喜欢高级精美的腕表,也越来越懂得欣赏,不管环境如何变化,这种品位的提升是越来越深化的。


名士表CEO Alain Zimmermann:
我们不看重开多少店

作为历峰集团在中国市场业绩相对一般的品牌,名士表今年1月宣布与珠宝品牌周大福成立合资公司拓展中国市场,合资公司负责名士表在中国内地的分销。周大福在中国内地拥有超过1300家实体店面,销售网络密集,知名度高,因而名士表此举备受关注。

不过,名士表CEO Alain Zimmermann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多次强调名士表最看重的并非密集的销售网络,只是想借助一个“非常懂中国市场”的伙伴,加快对中国的了解,依然希望以品质和文化传统赢得特定的客户。基于强调传统这样的定位,在“钟表与奇迹”展上,名士表的展品中甚至有此次专程从瑞士钟表博物馆借出的古董表款。隔着玻璃窗凝视这些保养光鲜的古董表,100多年的历史不经意眨眼流过。

时代周报:名士表2012年在美国推出网站定制服务,提供表盘背面、刻字等个性服务,类似的服务其实积家等腕表品牌也有。这项在线服务现在的发展情况怎么样,是否会考虑扩大到其他地区的销售当中?此外是否会考虑在定制服务中加入一些更复杂的项目,让顾客的定制选择更多?

Alain Zimmermann:其实我们在美国刚刚开始了网上预订购物服务不久,刻字等个性服务是网上服务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我们希望在全球其他地区也能提供刻字服务—这对我们来说其实挺重要的,因为名士是注重分享重要时刻的品牌,刻字可以对应这种意义—其实在中国的专卖店也提供刻字服务。目前的个性化服务除了刻字之外,还为女表和部分男表提供特别的表带供个性化选择,如果是关于表壳的定制服务,因为有一些技术上的考量,还没有涉及到这一部分,但我们当然希望将来也可以把这加入个性化当中。目前我们有一样很有意思的设计,在某些系列当中,更换表带非常方便,不需要任何工具,也不会弄伤指甲。

时代周报:2013年上半年瑞士手表出口水平仅呈现0.8%的增长,不过根据中国国内经销商和海关的数据,受影响最大的是高端腕表,市场对中端表的需求还在增加,这中间有名士表的机会吗?

Alain Zimmermann:这种对腕表消费态度的转变不单单是在中国,在美国和欧洲也有这样的变化。人们的消费习惯会跟着经济情况改变,他们会选择一些更加经典的产品,而不是今年流行明年就落伍的款式。对于我们来说恰恰成了优势,因为我们生产的主要就是经典设计的腕表。人们也可能会更加理性地消费,而是会花更多时间进行比较,这也是我们的机会—我们会把握更多机会教育消费者。

时代周报:在历峰集团里,名士表在中国市场的业绩不如集团旗下其他品牌,因此与周大福成立合资公司拓展中国市场,负责名士表在中国内地的分销。请问这一市场举措目前的效果怎样?此外,经过在中国十年的大量推广,许多奢侈品牌开始放缓在一线城市的发展而将眼光瞄向有潜力的二、三线市场,那么周大福在中国二三线城市的销售网络是否也是你们选择他们的一个因素?

Alain Zimmermann:我们是今年1月在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正式宣布和周大福的合作伙伴关系,希望可以在中国能有更多的市场活动,使我们更快扩大在中国的知名度,也希望一个非常了解中国市场的集团帮助我们更快地了解这个市场,可以制定相应的开发和投入。但它不是我们的一个独立经销商,我们还是继续和现有的不同经销商合作。这肯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我们认为前景会很美好,但不会在短期一两年之内就会有突然的增长,我们有准备需要更多时间的沉淀。

对我们来说,一线城市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我们希望在上海可以找到最好的地点开专卖店。二线城市也非常重要,比如在成都我们很快就有一间新的专卖店要开幕。至于三线城市以下,当地经销商是不是最强的,城市是否可持续发展,再加上经济方面的考虑—例如一个很远的城市只有一家店,需要飞很久才能去看一间店,并不是很好的投入。我们会更关注店中店和专卖店的规模和品质,而不看重店的数目。

 
 >> 热点关注TOP20:
 《钟表》杂志
 
 
 
 
 
 
 
 >> 品牌关注度统计Top20:
     
  主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轻工业钟表研究所  承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地址:西安市翠华路60号(710061)  
联系方法:电话:029-85362799 85222474 传真:029-85261685 QQ:58031715   邮 箱:web_service@126.com  
  Copyright ©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