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柏全新的恒力擒纵装置
  来源:时尚时间  

擒纵机构上的每一点创新都牵动着钟表业界最敏感的神经。作为钟表的核心部件,百年来擒纵机构经历了诸多变化,有的昙花一现,有的经久不衰,林林总总发展出十余种结构。


大浪淘沙,在钟表发展的选择和淘汰中,杠杆式擒纵一枝独秀,成为了机械钟表上结构最成熟,应用最广泛的擒纵机构。这种擒纵机构结构简单,易于生产,性能良好,因而得以推广。但万物都有利弊,杠杆式擒纵也并非完美无缺。杠杆式擒纵在结构上并没有达到最佳,依旧存在着摩擦大,传动效率低的问题。因此,一些具有创新精神的品牌和制表师发挥自己的奇思妙想,设计出在性能上更加完善的擒纵机构,提升机械钟表性能,追求完美。欧米茄的同轴擒纵、FPJ 的双轴擒纵、雅典的双向擒纵都是其中的代表。经过多年研发,芝柏今年推出了一种全新的恒力擒纵装置,它不仅拥有独特的结构而且将恒定动力装置融入到了擒纵之中,可谓是如今结构最复杂、技术最先进、性能最出众的新型擒纵机构。



何为恒力擒纵

在介绍芝柏这款手表之前,我们先来熟悉一个名词,恒力擒纵。恒力擒纵这个词猛然听来或许会比较陌生,但说起恒力装置(或称恒定动力装置)也许大家就比较熟悉了。恒力装置是一种让手表发条动力供应稳定的装置。在早年,钟表的发条性能尚不完善,力矩不稳定,动力传输不稳,动力时大时小,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钟表走时不准,误差比较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制表师发明了恒力装置。恒力装置的形式不一,有的应用在钟表轮系中,有的用在发条上,像芝麻链就是一种应用在发条上的恒力装置。恒力装置一般在钟表轮系中加入一个弹簧和相应齿轮,通过这个弹簧将发条传来的动力分割成一小段一小段,再把这均等的动力传递给擒纵、摆轮,让钟表始终接收大小相同的稳定动力,从而稳定走时,提升精度。


现代手表由于发条材质的进步,在动力传输的稳定性上有了很大提高,一般的手表也都不再使用恒力装置。但发条性能提升归提升,发条上满动力强,发条放松动力弱这一现象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依旧存在力矩不稳的情况(齿轮加工不均匀也会导致力矩不稳定),只是在自动上弦手表和动力存储时间较短的手表上表现不明显罢了。而对于那些长动力手表,发条放松后的力矩下降问题还是尤为明显的,所以一些品牌的长动力手表都采用了恒力装置,比如朗格的31 天长动力手表、FPJ的长动力手表等等。传统的恒力装置都是使用在发条或轮系上,而恒力擒纵装置,顾名思义就是把恒力装置使用在了擒纵机构上,也就是说,把恒力装置的弹簧和相应齿轮都加到了擒纵上,在擒纵装置上对动力进行分割,进一步增加动力的稳定性,因为在轮系上进行分割后的动力,在后面传输的过程中,还是有变化的可能的。


灵感来自“名片”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款芝柏恒力擒纵装置并非工程师在绘图板上绞尽脑汁,勾勾画画,反复计算的产物,而是由一张名片产生的灵感。这个擒纵装置的发明者有一天坐在旅行的火车上,闲来无聊就拿起手中的名片,一个手指按着上端,一个手指拖着下端,让名片一凹一凸,一凹一凸,名片就形成了一种类似波浪的规律运动。这一现象激发了他的灵感,并由此考虑是否可以根据这一现象设计一种擒纵装置。擒纵装置要的就是规律运动,这个名片的一凹一凸,不正符合这一条件吗?这位老兄即刻回家起草设计概念,并将这一擒纵概念拿给各大制表企业寻求发展。但就像当年同轴擒纵屡遭闭门羹一样,这款超前的擒纵概念也受到了各家的拒绝,原因就是太前卫了。



一体成型的框架

这只手表泛着淡淡蓝光的恒力擒纵装置猛然看来如同一只展开翅膀的蝴蝶,左右对称的蓝色框架就像是蝴蝶的一双翅膀。在两片翅膀之间有一条细细的“线”,这条“线”就是恒力擒纵擒纵装置的储能弹簧。这只手表的一大亮点就是,这个如同蝴蝶翅膀的框架和中间的“细线”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是一体成型制造而成的。整个零件由深层离子刻划工艺(DRIE)制造而成。这种工艺简单说就是把硅片经过等离子体蚀刻轰击,将零件的图案轮廓“印”在材料上,然后经过紫外线辐射,高温氧化后,就可以直接将零件用化学程序从基片上取下来了,这样一个整体成型的零件就完成了。如今,像硅游丝、硅擒纵等零件,都是通过这种方式生产。这是一种“迅速、精确”的工艺,成型零件不用进一步加工,几乎没有摩擦,也不用润滑,还能在表面形成绚丽的颜色(硅零件都带有独特的蓝紫色色彩)。


蛰伏五年

这款恒力擒纵装置实际上在2008 年就已经问世,只不过当时还只是一个不怎么精致的样机。虽然已经具备了如今恒力擒纵的外观和大部分特点,但与今年的成品还是有一些差别。比如说两个擒纵轮每个都设计了6 个齿,擒纵叉上的宝石差瓦数量也比较多,摆轮使用三臂幅的光摆。从这些特征上我们可以猜测最初设计的恒力擒纵摆频会比较高,摩擦问题也存在一些。另外,早期恒力擒纵类似蝴蝶翅膀的框架也和如今的不同,在框架两侧带有明显的固定用薄片,在将恒力擒纵装到手表上时,还使用了多达4 个避震装置来固定摆轮轴、2个擒纵轮轴以及1 个传动齿轮轴,配置可谓豪华。由于当年放出的设计图并没有在摆轮上画上游丝,这甚至让一些缺乏相应知识的媒体产生了完全错误的判断,认为擒纵上那条细细的储能弹簧就是“游丝”,还以为用这个水平的、线一样的“游丝”替代了传统的螺旋式游丝,错误的解读让人贻笑大方。

当然,当年设计采用这种恒力擒纵装置的样表在设计上也比较简单。“巨大”的擒纵装置位于表盘下方,表盘如月牙一样位于手表上方,凸显出复杂的擒纵装置,并隐约可见双发条盒。手表没有秒针,只有时分针,盘面上3 点、12 点、9 点,三个时标非常醒目。可见样表的设计中规中矩,和最终的完成品外观迥异。五年前推出了样机后,这只表就蛰伏起来,再无音讯,想必五年中这只表开始逐一解决材料问题,优化设计,并接受大量的测试,直到前不久才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可这回一亮相就马上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引来不小震动。其一,手表外观大变;其二,恒力擒纵装置又有变化。


芝柏恒力擒纵手表4 大技术亮点全新的芝柏恒力擒纵手表外观比较有特点。为了突出“蝴蝶”一样的恒力擒纵装置,这只手表将时分盘设置在了12 点位,时分盘背后是两个发条盒。大秒针位于表盘中央,9 点位带有一个线性动力存储显示,而“蝴蝶”一样的恒力擒纵装置则占据了下方半个表盘的空间,非常醒目,因此恒力擒纵装置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擒纵轮怎么转、细细的储能弹簧怎么波动,尽收眼底。独特的外观只是这只手表引人注目的一部分,这只手表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应用了不少先进的制表技术和概念,具有不少技术亮点,下面我们就择其主要,一一列举。


比发丝还细的弹簧

芝柏这款恒力擒纵的关键就在于“蝴蝶”翅膀间的这根“细线”。这根细线实际上一根弹簧,即储能弹簧(弹簧的种类有很多,常见的螺旋型弹簧只是其中一种)。它只有14 微米粗细,只有头发的六分之一。这根弹簧在运行时会一凸一凹,或者换句话说会像海浪一样一起一伏,跟随擒纵叉波动。储能弹簧的作用就是将发条传递到擒纵的动力分割成大小均等的一小份一小份,让传递给摆轮的动力大小一致,如此一来让手表摆轮的摆幅持久稳定,走时也就稳定。做个比喻,这根弹簧就像自己有个尺度,够了这个大小的力,它就波动一下释放动力,因此它不会让动力有大有小,还没等力道大了它就释放了,要是力道小了就拨不动它,所以这个恒力擒纵非常有效,要么就不运行,一旦运行就一定稳定精确。另外我想多说一句的是,其实基本上一切恒力装置都是这个原理,一个弹簧,对力道的大小进行一个限制,只不过不同的恒力装置安装的位置有所不同,这个恒力擒纵只是将这套装置集成在了擒纵里,原理依旧是以前的原理。


双擒纵轮这款复杂的擒纵装置使用了两个擒纵轮。两个擒纵轮的手表并不是这款表的独创,像FPJ,雅典的手表都有使用两个擒纵轮的擒纵。两个擒纵轮的擒纵机构在性能上比较好,主要是可以降低摩擦,可将传统杠杆式擒纵,擒纵轮与擒纵叉之间的剧烈接触变的快速、短暂。即使不使用硅作为擒纵轮、擒纵叉的材料,也可以免去润滑。实际上,两个擒纵轮的擒纵机构也不是现代制表技术的发明创造。在宝玑时代,宝玑就发明了类似的擒纵机构,只不过当时由于技术原因,这种两个擒纵轮的擒纵机构体积比较大,只能应用在座钟上。现代制表技术将这种擒纵缩小,可以应用在手表上。另外,在百年前,这种擒纵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两个擒纵轮很难加工的完全一模一样,两个擒纵轮之间必然存在着误差,现代制表技术也大大缩小了这种误差。这种两个擒纵轮的擒纵就是占用空间比较大,FPJ 方面曾表示,只要机心空间够,就会使用这种擒纵,因为它的性能非常出众。

我们可以看到,芝柏恒力擒纵手表上的两个擒纵轮分别有3 个齿,而当年样机上的擒纵轮却有6 个齿,完成品的齿数大大减少。这是因为完成品手表的摆频为21600 次/ 时,这个摆频对应的是3 个齿,这个速度也能让人们清晰地看到恒力擒纵装置的一举一动。要是把齿增加到4 个,那么对应的就是28800 次/ 时的摆频,这个速度比较快,人们就看不清擒纵的运动了。可见芝柏在这个细节上的考量还是很用心的。另外需要一提的是,在一般手表上,擒纵轮轴会连接着秒轮,但是在芝柏的这款手表上,两个擒纵轮之间连接这一个被成为“第五齿轮”的传动齿轮,两个擒纵轮会轮流驱动它,而这个“第五齿轮”则连接着带动表盘上大秒针的秒轮。


3 米长的发条

前面提到,一般长动力手表其实比较需要恒力装置。这款芝柏的恒力擒纵手表也是一款长动力手表,有7 天动力储存时间,动力长,还有恒力擒纵装置支持,所以在7 天动力的时间里能保证动力持续稳定,走时持续精准。这款手表看似是两个发条盒,但实际上每个发条盒里面又有两条发条,这样一来就是4 条发条。每个发条有0.75 米长,4 条总共3 米长。如此之长的发条是长动力的保障。另外这只手表还带有一个线性动力存储显示,在9 点位显示动力剩余情况。


这款芝柏恒力擒纵手表除了上述技术亮点外,在整表设计上也比较出彩,且不说偏心的表盘和“蝴蝶”一样的擒纵框架设计,单就擒纵和摆轮上三个芝柏经典的三桥夹板就非常有品牌特色。这不是一只传统的手表,而是现代制表的创新,没有现代制表技术和新材质的支持,这只表,或者说这种全新的恒力擒纵装置就无法成型。其实我深知机械表是一个越传统、越具有历史气息、就越有味道的东西,科技感太强反而失去了韵味。但有时又不得不承认科技总能带来一些有令人惊奇的东西,比如这只芝柏恒力擒纵手表,高科技,有那么一点儿传统,非常有趣。

 
 >> 热点关注TOP20:
 《钟表》杂志
 
 
 
 
 
 
 
 >> 品牌关注度统计Top20:
     
  主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轻工业钟表研究所  承 办: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 地址:西安市翠华路60号(710061)  
联系方法:电话:029-85362799 85222474 传真:029-85261685 QQ:58031715   邮 箱:web_service@126.com  
  Copyright ©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